原标题:徐留平铁腕重整一汽“河山”,履新两月引来三大争议

履新“共和国长子”——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集团)董事长之位两个月,徐留平三个字已在汽车业界多次“刷屏”。

从8月2日正式上任一汽集团董事长那天起,其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举惹人侧目。立地解散一汽技术中心、全面动刀人员组织架构,这位新掌门的变革激进程度在央企中堪称罕见。

资本市场的嗅觉总是最敏锐的,就在其8月2日发表就职演讲前一天,一汽夏利股价大幅拉升并迎来久违的涨停,这足以证明外界对徐留平期待之高。

但是,在改革开始之初,对徐留平的各种争议已纷至沓来,比如最近上市的红旗新H7被指技术参数并无改进、一汽技术人才被疑流失严重、以及要求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的供应商必须支持一汽自主,在现有供货价上降价20%并不现实等。

重振红旗还只是口号

没有人怀疑一汽集团的改革是块难啃的“骨头”。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一汽集团的销量为160万辆,同比增速达到7.7%,高于行业平均3.6个百分点。但是,在这其中,合资品牌如一汽大众、一汽丰田、一汽马自达等贡献了高达81.4%的销量。相比之下,一汽自主乘用车这几年的销量只能用非常惨淡来形容。

红旗品牌历年来投入产出比例严重失衡,目前基本无盈利;一汽轿车在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9.8亿元、1.5亿元、0.5亿元和-9.5亿元,数字逐年递减到巨额亏损;一汽夏利在2016年因出售资产盈利,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16.77亿元;欧朗也被认为是个“笑话”,砸了数亿经费下水,有业内人士形容“连个响儿都没听到便惨淡收场”。当然,已经为这些自主品牌投入的160亿研发费用也如石沉大海。

在困难面前,徐留平选择先用红旗“开局”。8月23日,一汽召开红旗产品质量誓师大会,徐留平先强调红旗应该是世界顶级豪华车标准。9月3日,这位掌门人在北京举办的芝加哥大学中国高峰论坛发表公开演讲时又表示“要让红旗成为中国第一和唯一的豪华品牌”。9月9日,一汽开展“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活动,徐留平在会上表示将用集团主力来运营红旗:“本人将与红旗共成长。集一汽集团之力,打造红旗品牌及服务。”

只是,高喊“振兴红旗”口号是多年以来的惯例,徐留平的这些发声仍然只是口号。据了解,红旗品牌内部对“资金投入”等举措颇感无力,走马上任的高管也还没激起什么水花。外界也并不看好,9月10日,徐留平“悬赏500万元”,求“将自主品牌做好”的人才之举,被网民们毫不留情地吐槽为“形式大过于内容”。

9月16日,一汽集团向常州交通集团交付100辆红旗的现场仪式上,徐留平出人意料地宣布红旗终身免费保修。

9月21日,新红旗H7宣告上市,首次选择了人气演员靳东作为代言人,此举也被视为红旗打算走下官车神坛、步入寻常百姓家的决心。但业内认为,新H7的技术参数相对不算出挑,而且相较老款也没有多少进步,改变的只是造型和内饰设计,比老款更为气派。6款车型售价区间为24.98万至47.98万元。从竞争对手来看,红旗H7面临中高两个层次的对手,30万以下的车型对手包括帕萨特、迈腾;30万以上的车型对手则是皇冠、君越、A6L等。

一个有意思的插曲是,据《第一财经》报道称,徐留平到任一汽后,第一次出差时所乘坐的一辆红旗汽车发动机上掉落了零件,导致车辆当场抛锚。对此,澎湃新闻记者向一汽集团内部人士求证时,对方表示“这个故事在内部并没有流传,应该不是真的,红旗有些(车型)配置的反应是慢一些,小毛病也有,但到这种情况(掉零件)还不至于”。

事情的真假目前很难求证。但一份根据行业通用的PPH计算方式统计出的2016年国产车质量报告显示,一汽自主品牌旗下车型每百辆车的故障率高达894.7个,为调查车型中最差。而在专业的汽车投诉网站上,一汽旗下其他自主车型的投诉也非常多。

这样的状况自然很难扭转红旗有些“尴尬”的市场销量。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红旗品牌在2016年全年销量为4800辆,今年1-8月份的累计销量为2531辆。

解散67年历史的一汽技术中心

徐留平所面临的改革压力由此可见一斑,但他选择迎难而上。

上任45天后,徐留平直接宣布一汽全员实行竞争上岗,量才录用,末位淘汰,“能者上,庸者下”。

9月18日的一汽集团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是个“重磅炸弹”。会上,徐留平毫不客气:“一汽现行人事制度存在三大问题:干好干坏一个样、大锅饭;价值创造者未得到有效激励,成就感、获得感不强;员工发展论资排辈。”

当天中午,一份组织架构改革方案也同时在一汽集团内网公布。在人事架构上,内部高管调整方面,一汽大众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职务由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而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将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外部“空降兵”方面,原长安铃木常务副总经理况锦文将调任一汽集团,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任刚刚成立的红旗营销服务部部长;出身一汽的原北汽国际总经理董海洋也加入红旗,主抓新能源和智能网联。除上述各子公司和事业部领导班子的调整外,一汽集团还提拔了几位集团总经理助理,包括张丕杰、胡汉杰(一汽解放总经理)、陈辑(一汽集团组织人事部部长)等。

一周之内,按照徐留平的要求,一汽集团完成了8000多名员工的全员竞聘上岗。据报道,在此番竞聘调整后,职能部门有约四分之一的不合格人员直接被淘汰,涉及各子公司和职能部门正职、副职、初级及员工四个层面。

人员调配只是一方面,徐留平把重头戏放在了整体架构的重组上,解散了已经有67年历史的一汽技术中心,设立集团直属的研发、造型、新能源、智能网联4个研究院,要求尽快实现在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方面成为行业领先的目标。

为此,徐留平还发下狠话,如果明年不能在新能源车上实现突破,三分之一的技术人员将卷铺盖走人。

徐留平如此做法自然引起不少争议。有媒体报道称,除竞聘失败的离职者外,还有一些是从领导岗位下来的高级技术人才,因为深化改革“时间窗口”的收紧,无法在短时间内拿出竞聘方案最终选择离职,引起了技术人才的流失。

释放整治供应商体系的强烈信号

业界还未来得及把一汽四个新组织架构与长安汽车研究院作出比较分析,就又一次被徐留平的“霸道总裁”戏码给震住了。

在网上流传的一份一汽内部《关于一汽新任董事长徐留平工作作风的学习材料》中,“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1个小时”的徐留平,明确要求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的供应商必须支持一汽自主,在现有供货价上降价20%,否则退出一汽集团供应商体系(含自主和合资)。

许多人认为让供应商一下子降价20%有些匪夷所思。但还是有观点对徐留平持支持和肯定态度,尤其对“动刀”一汽集团利益链方面。《第一财经》曾报道,对此,一位一汽集团内部资深采购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从一汽现有采购体系来看,这个(降价20%)短时间内实现的可能性很小,最主要的可能性应该还是对外界释放一种即将整治供应商体系的信号。”

积重难返的一汽始终是各方关注焦点,对于如何振兴“共和国长子”,徐留平显然也不打算一蹴而就。在业内看来,一汽改革只是过程,复兴红旗品牌和完成拖延多年的一汽整体上市的经济任务,才是他的目标。

曾成功推动长安汽车(000625.SZ)整体上市,并把长安汽车打造成中国汽车第一自主品牌的徐留平,正试图通过组织架构改革提升业绩,为一汽整体上市铺路。

根据9月18日一汽在内网下发的组织机构改革方案,刚刚从一汽轿车独立的红旗事业部,将由一汽集团总部直接管理,另外,并列分设奔腾事业部和解放事业部。其中,奔腾事业部则包括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吉林轿车等自主乘用车品牌;解放事业部包括一汽解放、一汽客车、一汽通用等自主商用车品牌。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包括一汽夏利、一汽轿车、一汽吉林等品牌在内的所有一汽集团自主乘用车业务架构调整,是为一汽集团部署新战略,今后,奔腾事业本部将成为独立预算及考核单位,由总部对其直接战略掌控。

今年5月,一汽曾再度恳请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同意将即将到期的承诺再延期三年,这意味着留给徐留平的时间并不多,只有先提升一汽的整体效率,才能为整体上市做进一步打算。

同样是在上述的《徐留平工作作风的学习材料》中描述,徐留平要求各个子公司一把手开会时不允许带随从;工作的所有问题不要说困难;所有布置的事情,一周内解决或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一位一汽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徐留平)来之前就心里清楚,得把一汽重新提振起来,包括红旗等一汽自主品牌在内。这个任务非常艰巨。”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